流转在岁月中的红烧肉

流转在岁月中的红烧肉(散文)

一个人最爱吃的食物往往是小时候想吃而无法常吃到的东西。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苏北人,每当我思乡时,所有的思绪都会化作一碗热气腾腾、喷香扑鼻、红亮油光的红烧肉浮现在脑海中,惹得我总是习惯性地抿抿嘴,抽抽鼻子。

我的幼年是在50年代度过的,由于刚刚解放,经济还十分落后,所以人们吃饱饭已经就不错了。那时候谁家的孩子手里有块白面馒头,那神气劲头绝不比当今吃海鲜差!

当时,在我们老家,平时家家很少见到荤腥,我的外公经常打趣说,没肉吃,用咸菜就花生米,细细品味,有火腿之香!

我们平日是吃不上红烧肉的,只能过年的时候,母亲找人买些大肥肉回来煮给我们吃,见妈妈拎一块猪肉回家,我的精神来了,看着妈妈做起了久违了的红烧肉!见此,我兴奋地在堂屋钻进钻出地撒欢,守着妈妈在锅台边转;只见她把肉用开水烫烫,用刀刮猪皮;烫好洗净后,把带皮的五花肉切成块块,装锅,倒水,加酒、生姜、葱盖上锅盖。灶底烧柴,大火烧开,再小火焖……

渐渐地锅里冒出了香味儿,我不断地催妈妈去看看熟了没有。每次妈妈都是揭开锅盖,用筷子扎扎肉说,快了,快了。可是我哪里还熬得住?急嚷着要尝尝咸淡,从锅里夹起一块大肥肉就往嘴里塞,把我烫的嘴里舌头乱翻,然后不小心咽下去了,捂着胸口直跳,嘴里还含喊说,“真香,真香!”就这样我每隔一会儿就去尝尝咸淡,这锅炖肉还没有熟透,我就吃了不少。解了馋!

小时候,我在冬末春初看农民挑河的午饭吃红烧肉,他们蹲在河塘中间,坐在扁担上或方土上,汗渍渍的茧手接过饭碗,在那大木桶里你一块我一块地吃的痛快,狼吞虎咽地吃红烧肉,满嘴生香流油,笑得前仰后合;解饥暖胃,滋润了生活,缓解了疲劳;这时的红烧肉,便成了鼓起船帆的风,灌进车箱的油;那份惬意、那份舒坦,就是皇帝老爷给了龙椅也不换。饭后他们原来挑两方土的农民加四方土。

流转在岁月中的红烧肉

据说,毛泽东爱吃红烧肉是出了名的。南京还建了毛泽东红烧肉店,据说生意非常火爆。围绕着吃红烧肉,还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。

沙家店战役结束后,毛泽东对李银桥说:“银桥,你想想办法,帮我搞碗红烧肉来好不好?要肥的。在他看来,能有红烧肉吃就是大补。”

李银桥回答说:“打了这么大的胜仗,吃碗红烧肉还不应该?我马上去搞。”

已经三天两夜没有合眼的毛泽东疲倦地摇摇头说:“不是那个意思。这段时间用脑子太多,你给我吃点肥肉对我脑子有好处。”

于是,李银桥告诉厨师高经文烧了一碗红烧肉。毛泽东先用鼻子深深地吸吮香气,两眼一眯,情不自禁地赞叹道:“啊,真香!”然后,抓起筷子,三下五除二,转眼就吃了个碗底朝天。毛泽东放下碗,忽然发现李银桥目瞪口呆地站在旁边,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有点馋了……打胜仗了,我的要求不高吧?”

俘敌6000余人,他只要求一碗红烧肉。李银桥的眼圈一下子红了,用力摇摇头说:“不高,不高,主席要求的太少了,太低了。”

毛泽东说:“不低了。战士们冲锋陷阵也没吃上红烧肉,只能杀马当粮食吃。” 进城后十几年,毛泽东都未改变爱吃红烧肉的习惯。

2016年,南京有一个刚过了119岁生日的世界最长寿的女性——付素清老人走了,她生前一周吃一次红烧肉,去世前一天她吃了一碗红烧肉,看来吃肉不影响长寿。

如今生活好了,我家里好吃的食品再多,但没有一样能替代红烧肉。经常烧红烧肉,家人变着花样烧,有红扑扑亮晶晶的红烧肉,有颤巍巍,方正正的东坡肉,嫩嫩的肉和诱人的香味就撩拨起食欲,尝一口,松软的肉,弹性十足的,好嚼,甘醇中和着香甜,让我们全家大快朵颐地美美地享受一次,淌过喉咙,奔向胃肠,瞬间就让人找到了家的味道!连吃几块后,面颊泛红,精神为之振,暖意上心头!那留转在舌尖上的美味红烧肉永远不能忘怀!

流转在岁月中的红烧肉

稿件管理:小小

稿件审阅:赵通

简评:文章详细介绍了关于吃红烧肉的古今轶事,让人为之心潮涌动,舌尖生涎。

作者简介:张丽,女,江苏人,现居南京。“专业“ 生病,”业余” 写作。系中国散文协会高级创作员,世纪百家文化发展中心研究员,《中国儿童文学名家名作》签约作家。散文,诗词、小说散见于《中国当代写作》、《中国诗词》、《诗词百家》,《中国魂》,《老同志之友》,《演讲与口才》《特别关注》,《依安文艺》,《分忧》、《香港影视传媒报》等报刊。祁连茶大赛二等奖,古诗词万元大赛一等奖,微小说大赛三等奖。


投稿咨询微信:zxm549750302

杂志征文投稿邮箱:zxm789654@126.com

普通投稿邮箱:zgxiangjianmeiwen@163.com

投稿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,文责自负

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,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。